妄想论断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韩越。

韩越就是个兔子!

他的驯良是透进骨子里的,因为家世,因为军队,种种,都促使他的这种驯良。要说仅仅只是这点的话,用犬来作比是更为恰当的,勇猛而忠诚。可这人的坏也是坏进骨子里的,从小缺失了父母的爱致使他自小养就的世界观便是有缺口的,他没有感知过爱,自然也不会去爱,所以在看见楚慈的时算是一见钟情了,他选择的做法也是强硬的得到而不是理应的追求,是一种极端恶劣的坏了。所以并不能以犬类作比,即使说是恶犬也稍稍差了那么点东西。

其实韩越对楚慈的好是时刻都有,时刻都在的,可是性格哪儿有那么容易改,暴躁,要面子,感情不通,加之楚慈强硬拒绝的态度,便是一次次矛盾爆发的根源了。他一开始就用错了办法,他想的是征服楚慈,而不是相互驯服,如《小王子》里所言是一个道理。

为什么是兔子?这人暴躁,却又的的确确有相反一面,他想对楚慈好,满心满眼都是楚慈,可就像喂养兔子时张嘴一口咬白菜叶不小心却将人手也咬到一样。可又在仅活的年月里仅仅遇上楚慈这样一人让他如此心动,不知道如何表达喜欢于是紧紧咬住他的手指死也不放,哪怕楚慈的手指流血了,他的心流血了。他行为世界的坏人将精神世界的好人关起来了,是个躁脾气,常咬人的兔子。


楚慈遇上韩越及至韩家人都是灾难,韩越的的确确是恶人,我无法为他脱罪,也不想为他脱罪,这一切算是理所应当的,虽说是因为意外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但恰恰有那么因素在那么摆着,他们的后续发展是理所当然的。楚慈就是那个教会韩越爱与如何去爱,填补了韩越缺口的人,而楚慈的世界观也并非全对,韩越也雷厉风行的影响了他,潜移默化的填上了那缺口。两人之于对方都是那意外的特定背景下的指定人选,其他的不行。


这样说得楚慈实在太惨。

所以韩越遭报应了,兄长死了,父亲受伤,而他自己,他自己在求而不得,在责任与压力中苦苦挣扎,他该,他活该也应该。他在赎罪的同时学习。

最后的韩越已经成长了,在有责任与担当的同时将自己的曾经棱角分明肆意蜇人的爱打磨得温润如玉,再缓缓的,郑重的,将其递入了楚慈手中。



曾经的种种可憎说到底是文学上的悲剧美学。

[韩叶]二十六字母A answer.

“叶公子,叶公子在吗?”



一位侍女慌慌张张的从外头跑进来,手里还握着一团揉得看不出是甚的物什,三两步进了大门便对着老鸨问。

“你瞧瞧你,什么样子,什么事儿慌成这样,丢死个人!”老鸨坐在一旁大躺椅上,手慢悠悠的伸出来点了两下那侍女的额头,从侍女闭眼皱眉的表情来看,劲儿倒是不小。侍女瘪瘪嘴有点委屈,伸手把手里那团东西递给老鸨看,是一截布料,看花纹与面底都可知是上等的货,上面有点血迹便再没了东西。

老鸨瞧着那点血迹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伸手就在侍女头上拍了一下:“哎呦真是晦气!你快些把这玩意儿给我拿开,拿开!”

“可,可是这个……我方才出门去便被一男子拦了路,他硬是把这个塞给我,叫我交给叶公子,他说叶公子看了自会明白。”侍女又被拍了下,两手捏着那截布料着实委屈。

老鸨连忙朝侍女摆摆手示意她离开——

“去吧去吧,既然都说了找叶公子,咱们看见这种东西只得沾了晦气,快些拿去给叶公子瞧去。”

“是。”

应着话,侍女连忙小跑着上了楼,手里这玩意儿真真是个烫手山芋,侍女想起来方才门外拦住自己那人腰间亮锃锃的剑就全身直哆嗦,连忙又加快了步子。



要找的人在三楼,西侧独一间屋子。

三楼普遍比一二楼安静,这上面都是些服侍富家子弟的姑娘,还有些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儿,个顶个的天仙下凡,才艺无双。

那侍女到了目的地反倒犹豫了起来,她想起自己方才一时疏忽忘了问老鸨今儿个叶公子有没有接客,能来这上面的客人可都是达官显贵,万一被她扰了兴致这可是赔不起的。

就在这当口儿里面却传出了声儿来:“是谁在外面?请进吧。”

侍女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推了门进去向屋中的人行了个礼然后恭恭敬敬的双手呈上了手里的布料。



叶修本是坐在案旁磨墨,他难得来了点兴致想要写点字玩玩,便听到外面想起急促的脚步声,到了自己门前又愣生生停住了,想来是找自己的吧,便唤了人进来。

他伸手取过了侍女递上来的布料拎起来正反两面打量了一番,忽然便突兀的笑了起来,虽是在这莺莺燕燕的地方,叶修也没习得点妖娆妩媚的性子,低沉的笑声传进一旁侍女的耳中倒是多了份旖旎之意,哪个少女不怀春,侍女红着脸对叶修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便赶紧告退了。



屋里再次只余叶修一人。他又再度拿起那面料瞧起来,细长的手指在那上面早已干涸的血迹上来回扶起来,另一手撑着脑袋看着面料又痴痴的笑起来,旁人得见定要说他傻了。

这面料其实是叶修的,那日遭人暗算被割破了衣角,血迹也自然是他自个儿的,暗杀者早已逃之夭夭追赶不上,便学着楼里姑娘对公子赠送定情信物一般将这截面料递给了一旁刚赶来的韩文清,还吊儿郎当来了句“韩公子可有心属之人,没有的话叶某便夺了去。”

当时韩文清愣了大半天才想起来抬手接住了叶修递过去的布料,复又抬头准备对叶修说什么,叶修连忙开口将他的话截了胡,“哎,不急不急,韩公子啥时候想清楚了来这望春园找我便是。现在这当口儿还是先给我疗伤要紧呐,可疼死我了。”叶修抬起手臂装作疼极的模样示意韩文清给他包扎,韩文清便收了布料和他一起回了楼里仔仔细细给他包扎起来。

后来叶修细想,发现其实是自己怕的,不敢听韩文清的回答所以说给他一段时间缓冲,其实是给自己一段时间缓冲罢了。那日韩文清给他包扎伤口,他在一旁坐着无聊,便对着韩文清笑道:“嗳,知道老韩你不会说话,要是觉得成你之后就直接把这帕子拿回来还我就行了啊,瞧我多谅解你,都不要你说那些个好听话。”这话听起来倒是势在必得一般。

叶修在一旁叽叽歪歪着实不像是个受了伤的人,韩文清敛眸在他伤口上用力按了按,得到叶修嗷呜一声哀嚎,这才微勾唇笑起来点头算作回应。



这头叶修仍在傻笑,距离那事儿过了足有一月,他到底是怕的,但现在看来结果不差。

“哎呀韩文清啊,你说你连个青楼都不敢进,脸皮这么薄还娶什么媳妇儿啊,看来今晚我又得去后院等你翻墙咯。”

[张楚]同居三十题Day 30.滚床单

“张、新杰……!你说!干嘛不吻我!”楚云秀一路扒拉着张新杰踉踉跄跄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撒酒疯。

楚云秀的公司开年终会,一群同事没命似的拼酒,偏偏楚云秀又不是个酒量能耐的人,最后张新杰被人打电话通知了去接她回家。张新杰头疼的伸手揉了揉自个儿眉心,又赶紧把手放回去把人给扶稳了,一边带着她往回走,一边用手在她背脊上下来回拍抚着,声音里有点无奈:“先回家。”



楚云秀酒后气劲儿大,抓住张新杰胳膊不放,嘴里嘀嘀咕咕一直不停歇,念一句手上劲儿就加一点,“我不,我就要现在,我要你亲我嘛!亲我——快亲啊、!”

“怎么突然想让我吻你?”张新杰无奈停下来看着她。

“因为、嗝,因为喜欢啊!就喜欢被你吻,怎么滴吧,不乐意啊!”楚云秀打着酒嗝结结巴巴的说着,身体都站不稳了还身体后仰抬手拍了拍自己胸脯,一副大姐大的模样,张新杰赶紧把她揽实了继续拖着走。

“好、好,先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刚进门张新杰就被楚云秀抵在了门口,楚云秀不愧是曾经联盟一姐,连壁咚都是她来,张新杰沉默的又揉了揉眉心。

唇就这样压过来,带着浓厚的酒气细细密密的封住张新杰的唇,艳丽的口红沾得张新杰唇角脸上都是,平添一抹艳丽。

其实张新杰很想对楚云秀说先去洗个澡漱个口了来,奈何醉酒的人不讲道理。便两手发力将楚云秀整个抱起来往卧室走,轻放到床上之后自己也俯身压了过去,一边细细端详着楚云秀满是醉意的脸,一边缓缓的解开自己的领带和衬衫。



“今晚就放弃早睡吧,吻你。”张新杰俯首和楚云秀接了个吻,声音略略暗哑的道。

[张楚]同居三十题Day 28.一方受轻伤

厨房传来哐当声响。



在外面客厅坐着的楚云秀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起来往厨房跑去,一边跑一边问:“怎么了怎么了?”

入眼的是一片狼藉,张新杰正蹲在地上捡掉了的蔬菜,楚云秀一眼望过去只觉得有什么不对,定睛一看,张新杰手上红的,还在动,是血。



鲜血从张新杰的手背往下淌,随着捡拾蔬菜的动作一滴一滴往下掉,不一会儿地板上就零零星星全是红点了。

楚云秀赶紧蹲过去三两下把菜捡起来往案台上丢,反手把张新杰拉回了客厅摁在沙发上坐好了,然后去拿了湿毛巾和创可贴,重又在张新杰身前蹲下来。

动作算不上温柔,楚云秀一边用毛巾给张新杰擦着血迹,一边不停的嘟囔:“都说你手臂最近受伤用不上力了别去下厨让我来,你偏不干,看吧,看吧,报应!怎么会划到手背的啊你把刀子往哪儿怼啊真是的……”

话多起来堪比黄少天。



张新杰规规矩矩的坐着接受楚云秀的粗暴对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弯唇轻轻的笑起来,伸出另一只手在楚云秀头顶揉两把,“紧张什么呢,刚刚用小刀刮菜上的脏东西,有点滑,一不小心就划到了,不深,血夸张了而已。”

“哼,不信。”



楚云秀晃晃脑袋把他的手晃下来,拿起一旁的创可贴就准备贴,张新杰见状赶紧缩回了手:“嗳等等,我先去把伤口清理一下,这样就贴不太好。”说着张新杰起身去找酒精之类的的东西。

“血不是已经擦了?”楚云秀在一旁歪着脑袋看他。

“傻瓜,伤口要消毒啊,万一感染就不好了。”

“喔……一下子忘了。”

“傻。”

“????恋爱让人变傻的,你赔我。”

[对酒当歌/王杰希]请问是您点的豪华套餐吗?

周五,王杰希轮休。

尽管天儿越来越热,王杰希仍然没有赖空调屋的习惯,一大早起了床随意的套了件T恤便出门去晨跑。早饭在外边儿的早餐店解决,顺路还去菜市场挑挑拣拣买了点菜准备做中午饭。

王杰希一个人住,硬要说的话,和猫同居。他在家里养了一只橘猫,午饭总是先把猫主子伺候得舒舒服服之后他再自己慢慢吃,也难怪猫主子体重一月更甚一月,增长速度难以想象。王杰希一边夹菜往嘴里送,一边用手去抚猫,宽大的手掌从猫咪的头顶顺下来,路过背脊,一直到尾骨。猫咪被抚得全身都酥软下来,“喵呜”一声伸伸四肢然后往王杰希怀里一倒,蹭两下之后开始眯眼打盹。王杰希也满足的微微眯眼,继续一边撸猫一边吃饭。

这习惯要不得,方士谦老说他。照方士谦说的,王杰希迟早死于食入猫毛过多。

猫咪好像是在做什么美梦,脑袋在王杰希怀里蹭两下,满足的呼噜两声。王杰希想起方士谦的话,又撸了两把猫。

每周的轮休王杰希都过得活像老头儿,养生。下午的计划便只是看看书,也可能外出逛逛,不上班的日子真佛,王杰希拿了书在书桌前做得端正,认认真真的这样想着。

在如此时光快要结束的时候王杰希接到了电话,黄少天打过来的。接了电话就是一通喊,黄少天在那头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的没个消停,王杰希把电话拿得离耳朵远了点,揉揉自个儿眉心开口:“在呢,怎么了?”

“人手不够,叶修让我跟你说一声,快来加班加班!”

“哪边人手不够?我这就来。”

“外卖!”

“好。”

说着王杰希挂了电话,起身拍两下坐久了有点酸软的肩,在门口蹲着给猫主子认认真真的道了别便出了门。

等到了店里发现没人。这个时候怎么会没客人,王杰希一边奇怪一边往后台走,在桌子上发现了一个方盒,被包得严严实实,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王杰希把盒子转了两圈一下子没憋住笑出了声,盒子侧身潇潇洒洒的写着几个大字“豪华套餐,轻拿轻放!”旁边还写了个地址。店里什么时候还卖这种了,王杰希一边想一边把盒子抱起来往外走。

王杰希不是不分主次的人,店里一个人都没有的确奇怪,但眼下显然是将东西送到客户手里最重要。就当是忙到店长都出动了吧,王杰希想。

目的地七弯八拐的,王杰希骑着电动车一边导航一边皱了眉,这客户也是奇怪,为什么往这么远的地方定外快。等到了地方发现是一个餐馆。

从外看是个很大,经营很好的餐馆,王杰希按着盒子上的地址走进去敲了房门,然后抱着盒子规规矩矩的站着,等人开门。

门开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黄少天又是一个劲儿喊着王杰希。王杰希惊讶得抬眼看过去,好家伙,就说店里怎么没人,一个两个全在这儿呢。

“怎么回事?”王杰希颠了颠手里的盒子,目光在屋里面人脸上挨个扫过。

叶修看着他的动作连忙出声说道:“哎哎哎,别颠,颠坏了没得吃了。”

王杰希:“???”

“哎呀还杵在门口干嘛啦,进来啊!里面是蛋糕,快快快拆了点蜡烛许愿吹蜡烛吃蛋糕!”黄少天伸手把王杰希拉进来关了门,嘴里一点不停歇。

王杰希:“……???”

王杰希实在是懵,什么蛋糕什么许愿?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略带迷茫的脸笑了笑抬手倒了杯饮料举起来向王杰希示意:“酒量不行就用饮料代替了。生日快乐,王杰希。”

兴许是带头作用,其余人也挨个举起了面前的杯子,声音整齐得倒像是商量好的——“生日快乐,王杰希。”

王杰希立在原地还有点懵,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缓了缓才低低的笑出来,走到空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伸手去拿了杯子倒上饮料对着众人一饮而尽后开口:“都是些多大的人了,还搞什么生日惊喜。谢谢各位。”





——————————
坐在王杰希旁边的张佳乐偷偷摸摸给王杰希说,其实主要是这些个人想正大光明下馆子才搞这么一出的,“你不也是。”王杰希笑着看他,张佳乐悄悄咪咪的转了话题和他瞎扯。

王杰希一人独居久了,人也老大不小了,没有庆祝生日的想法,所以愣是没想起那是他的生日。

其实王杰希有点感动。王杰希表示只有一点,真的。

对酒当歌

摸个私设。

对酒当歌是店名,一家快餐店。

主要工作人员是国家队成员,店长是叶修,副店长喻文州。联盟其他成员会客串。不是打游戏的了,认认真真送外卖(?)
名字是苏沐橙取的,黄少天看见的时候毫不留情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酒当歌?这什么名字啊一群不会喝酒的人取这名字,谁这么有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沐橙:“少天,在笑什么?”苏沐橙对黄少天报以友好微笑。
黄少天:“……啊哈哈我在说这名儿咋这么好听呢!!”

[张楚]同居三十题Day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楚云秀突如其来的对绘画有了兴致,本以为可能也就一两天的热情,谁知道她硬是从繁忙工作抽出了时间报了美术班认认真真的学习了起来。



上周楚云秀兴致勃勃买了套水彩工具,水彩纸水彩笔调色盘之类的,一应俱全,说是看老师画了水彩画,特心动,于是自个儿也买了工具准备捣腾。结果上周太晚了,第二天便要上班,于是变成了这周来。

张新杰看她已经在书桌那儿待了一下午了,他这边手里的工作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心里也是好奇她这一段时间的成果,便放了手里的笔记本起身往她那里走,结果看了半天愣是没看懂她画的啥。



“这是什么?”张新杰实在是研究不透,决定直接问。
楚云秀正在做晕染的手一抖,往后看到张新杰后连忙放下笔用手推他,一边推一边喊:“哎哎哎不能看啦!知不知道画手没完成之前看人的画是禁忌呀,不给看啦!!”

张新杰一边被推在往回走一边忍不住笑:“这是什么禁忌,我真没听说过。你到底画了什么?”

“秘密!再偷偷看我就用颜料糊你鼻子上喔?”楚云秀推着他走,一边走一边装作恶狠狠的样子警告。

她脸微微鼓起,一副装出来的凶巴巴的模样在张新杰眼里反倒可爱得紧,张新杰停了步子转过身来在楚云秀脸上捏了一把,觉得不够又在她头顶揉一把:“好,好,楚大侠饶命啊,我不想变成花猫咪呀。”

楚云秀听着这话也忍不住笑出来,还挺了挺腰杆拍拍胸脯作高深莫测样子:“什么时候这么贫啦,快出去啦,不然楚大侠我可是笔下不留情,一挥一只张花猫的!”

“好好好,那我就等着楚大侠的大作啊。”



最后楚云秀拿给张新杰看的画倒是明了了许多,画的一副夜空,最后用黑色颜料在地平线的方向勾勒了两个人影。

地平线那里有金色白色的颜料,往上作放射状,突破青紫色的夜空,是日出。楚云秀还有模有样的在画上弹了些白色颜料,星星点点的,是星辰。

张新杰一眼望过去,以为看见了楚云秀的眼睛。

[张楚]同居三十题Day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外面雷声大作。



楚云秀站在窗前看着外边儿的场景愁得皱起了眉,手抬起在起雾的窗玻璃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圈,指甲涂了亮亮的红色指甲油,衬得皮肤愈加白皙。这是她昨晚缠着张新杰给她涂的,公司放年假,他们决定去海南玩,结果昨晚刚打完商量今天就碰上下暴雨。唯一能庆幸的也就是因为准备还没周全,两人暂时还没订机票。



楚云秀看着哐哐当当打在窗玻璃上的雨点再一次叹了口气,嘴角向下撇着。

不高兴。



“好啦,你看着它它也不会停啦。”张新杰从身后伸手揽住她的腰,手掌稍稍用力将她带入自己怀中,下巴抵住她的发顶轻轻的蹭两下。外面雷声随之响起,张新杰的声音就这样穿透惊雷,轻轻的从她头顶传来:“天气预报说最迟今晚就会停,我们也不急。好了,先去吃饭?”

“嗯…。”楚云秀反过身来一把把张新杰抱了个结结实实,头埋在他胸前狠狠蹭两下然后便往厨房走。一边走一边念叨:“天气预报才不可信啦!他之前可是说的最近一周都是大晴天呢!”

“就当意外?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我就可惜你给我涂的指甲嘛!”

“什么话,晚一天指甲油不还在。”

“不一样嘛。”



楚云秀进了厨房,声音渐渐的浅了。张新杰回味着她的抱怨,看起来是无理取闹的小脾气了,明明指甲油涂了无论哪天都在。可那是楚云秀缠着要张新杰大半夜不睡觉绑她涂的,张新杰甚至因为困得迷糊抬手给她涂歪了好几个,最后楚云秀抬着手晾指甲,看着身边张新杰再次入眠,笑得像个傻子。

是这份无比期待又欢喜的心情在作祟了,无理取闹也罢啦,张新杰想。

[张楚]同居三十题Day 22.一场飞来横祸

周六晚七点,张新杰在家里收到楚云秀的短信,说有点事会晚点回来,不用等她,留个灯就好。张新杰没多想,趁着周末,楚云秀一大早就和苏沐橙戴妍琦她们约出去玩了,便认为是大半夜几个人还想去哪儿玩玩而已,都是大人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张新杰给她回了个“好”字,然后打开电视悠哉悠哉的看起来。



谁知道转眼十一点,这一下就是四个小时过去,也没见楚云秀给他来消息,张新杰有点担心了。连忙拿了手机直接打电话过去,楚云秀很快就接了电话,电话那头隐隐传来呼啸风声,楚云秀的声音有点抖,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怎么回事,听进耳朵里的是“没事”可张新杰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没一个好的。他一边拿了外套一边询问地点,离得还挺远,张新杰挂了电话直接下楼去拦了辆出租车就往目的地赶。



到了目的地之后张新杰的心情有点无法形容,三个女孩子靠在路边冷得瑟瑟发抖,入秋的天儿了,一个两个穿着小裙子站在路边捂嘴哈着气儿,可就是杵在那儿不走。

“……怎么回事?”张新杰走过去问她们。三人这个一句那个一句最后终于讲明白——她们在这里准备下车时在车上发现了一部手机,失主之后有打电话过来,了解了位置之后说会很快来拿,于是就等在这里,谁知道等这么久失主还是没来。

张新杰听完后叹口气,把顺手带出来的围巾给三位姑娘裹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和她们一起杵路边儿等起来。

“你们这么晚不回去家里不担心吗?”

“没事啦!我们有说明情况,就秀秀不想你担心没说,谁知道出这么个岔子,反倒让你担心了。”

“……”



张新杰沉默的瞄一眼楚云秀后又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马路,正正经经的等起人来。旁边有一盏路灯,光从上面打下来,把张新杰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有点朦朦胧胧的,夜寒露重,眼镜片都开始泛起雾气。楚云秀想去给他擦擦镜片,看看他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想把冰冷的手伸进他热乎乎的衣兜里,想踮脚亲吻他。

事实上苏沐橙戴妍琦不在的话她就这么干了。



又过了将近半小时,终于有一位妇人慌慌张张的出现,在接过手机后查看了一下转身便想走。于是被张新杰叫住了,张新杰的眼睛里也有雾,使双眼显得朦胧又带点无辜,偏偏又带着十成十的认真,嘴角微微向下撇彰显怒意。

其实张新杰说了没几句,兴许是那位妇人自觉理亏,最后连连道谢又道歉的,这才回去了。



“哇哦,护妻狂魔啊!”戴妍琦抱住楚云秀的腰揶揄道。

“什么护妻狂魔,我护你们三个,应该是护花使者吧?”张新杰在一旁听了后淡淡的笑。



在回去的车上楚云秀看到了她们单群里苏沐橙在说“我认为张副队这么严肃不仅是护妻,还因为被打扰了睡眠!你们看张副队那朦朦胧胧的样子!”戴妍琦表示附议。

楚云秀笑着回她俩消息:“没个正形儿。”

[张楚]同居三十题Day 20.一个惊喜

电话铃声响起没两下张新杰便接了起来,和那头商量着什么重要的事一般,眉目端正而凝重。楚云秀听着他一会儿好,一会儿嗯的,只当他是接到了上头领导来电话,转头又继续干自己的。



的确是很重要的事,张新杰在预定烟火,离公寓不远的公园里有一个观赏湖,很大,开放放烟火的活动。

张新杰和楚云秀在一起是在一个秋天。夏天过去没多久,初秋的样子,当时楚云秀还穿着小裙子,也不闲冷,把张新杰约出来跟大姐大似的大手一挥,说“张先生,我看上你了!”再过两天就是纪念日。



其实张新杰的表情除了认真还是有笑的,他在和烟火负责人商谈时想到了那个秋天,想到了楚云秀在秋风中带点张扬的笑,还有她被阳光照得亮晶晶的眼睛。张新杰忍不住的弯了嘴角,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点甜味儿。



等到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张新杰和楚云秀在家吃了饭,顺口便说出去散散步消消食,一路就走到了那个公园,掐时间对张新杰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了,等两人走到湖边,靠上栏杆欣赏湖里游鱼时,夜空亮了。

楚云秀吊呆的看着湖面映出的烟火,半响才想起抬头去看,烟火是定制的,有字,红黄蓝绿的,“命给你”。

楚云秀没看明白,还以为是哪对儿小年轻搞浪漫呢,低了头刚想对张新杰说点什么下一发烟火就升上了天,楚云秀在水面看见了她自己的名字,一下子惊讶到说不出话。扭头想要问张新杰怎么回事,却看见张新杰抬头看着烟火满意的微眯起眼。兴许是发现了楚云秀在看他,张新杰扭头朝她笑了笑,伸出食指在唇边比了比再指了指夜空。烟火映得张新杰眸子通亮,楚云秀在里面看见了温柔。



等到这场声势浩大的盛事结束,楚云秀才想起来感叹:“看不出来啊张先生,你还是个技术流。”

“难道不应该先说感动吗?”

“感动,想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