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论断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收拾收拾写单数张楚三十题了

存个脑洞

攻方身材很好,肩宽腰窄,肌肉紧实。
话不多,看起来略严肃,实际上是个生活小能手,打理得井井有条。
看起来禁欲系,做的时候没了平常严肃自持的样子,又快又狠,恨不得将受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会在结束后给受一个温柔绵长的亲吻。

受方同样身材很好,对比攻的话略显娇小一些,线条流畅适合西装,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戴眼镜,并不近视。眼尾上挑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会在早晨看见攻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时走过去从后面把人抱住,手就开始不老实。
不知道以为他才是攻呢!斯文败类那种。
叫得很好听。(重点(喂)

具体工作啊生活啊甚至名字啊还没想好……。慢慢来(这人)

几时。

决定暂时不再写东西,越来越觉得自己文辞知识的匮乏,实在是丢脸,停下来一下也不错,这一学期不在啦!
需要丰富一下自己的知识库了啊!……

厚德载物

大学生活终于是正式开始了,在还没有见过什么劳什子同班同学的情况下就开始一起军训,每次都找不到自己班在哪里,哎呀真是……。

第一天晚上校领导照常洗脑,新生一共三千多号人一个挨一个挤在老校区听校长讲话,天黑完了,灯光也差,一米开外人畜不分。

只能听见台上校长不停说。

突然就有点理解王杰希了。

校长问我们,国人讲德,但没有一个学者说得清楚德是什么,他说很简单,这不是一个需要花几年去研究的课题,他说就俩字,付出。

德是付出。

在这之前我也看许多太太说自己对王杰希的见解,最多的形容莫不过一句厚德载物,觉得好有道理的样子,也就有模有样的学起来,什么他是大地承载一切啦之类的,可是说到底其实根本不知道厚德载物该怎样去理解。

可是把付出二字拿出来,突然就觉得通透了,厚德载物,是这样的王杰希。

我是不是靠近一点了啊。

一个求助【长期】

emm是这样,空间正在更的韩叶二十六字母系列遇到了大难题!💦💦不知道接下来的字母该怎样选择了!虽然也很想直接拿着英文字典随便翻,但是对于写作的内容其实会有一定程度的阻碍……所以,希望大嘎帮帮忙点单词我写!

目前是写了A字母,本来是约好了和朋友一起,他给我字母,结果因为一些原因现在没有办法了…。

在这里稍稍说一下大概的设定!↓↓↓

叶修:拿钱办事的暗杀者,目前受委托于喻文州,在青楼作眼线,卖艺不卖身,弹琴的(琴音有暗语,喻文州接取消息就是去青楼听琴)

韩文清:江湖人士,不常出门(下山?emm本来想的是华山少侠,可能也需要改改,不太碍事)一次被师兄们强行拉去青楼然后刚好碰上了叶修的表演,直男韩内心动摇,第二次去从后院翻墙进去然后遇到了叶修,是第一次两人正式见面。大概各种剧情然后后来知道了叶修身份之类的嗯嗯嗯。

喻文州:新上任皇帝,根基尚不稳固背地里很多人想搞他,所以派有很多眼线,逐步铲除异己。是很得民心的皇帝,为人温和却也不乏狠厉手段。

黄少天:禁卫军统领,和喻文州关系要好,经常跑喻文州书房里骚扰他做公务之类的,喻文州外出一般只黄少天一人陪护,目标小又刚刚好。

叶修所在青楼是京城最大的青楼,艺伎也是个顶个的优秀,虽说朝廷官员一般在自己府邸有培养一批艺伎,也不乏各种朝廷官员来此处寻欢作乐(到底外面的比家养的好?)

有官员会点叶修包/夜之类的,当然,只是卖艺,关了门谁也不知道,所以叶修对于目标人物为非作歹得厉害,要么先灌醉了套情报,实在不行的直接揍了再说(?)有时候喻文州会直接把叶修包/夜(?)听他报告情况,而且黄少天一般也跟着一起,而且每次这三人时,叶修屋子里就会传来些乒乒乓乓的声音,所以青楼里有流传“叶公子还爱搞3P”这种传言,实际上只是该说的都说了之后黄少天骚扰叶修和他打一架练手而已,而喻文州就坐山观虎斗样儿。

【高亮】
大家带单词来的同时阔以直接点出结合这个单词想看什么样儿的剧情!跟着↑以上大致走就OK!这个情节我没想什么细节,交给各位哇!就当做是点梗吧!

cp向主韩叶!微喻黄,emm我更倾向于喻黄友情向!

球球大嘎了!!!!

李轩和吴羽策。

突然就很吃这一对💤

荣耀职业不抵现实,可要放在江湖上,吴羽策准是一个刺客,还是个光明磊落得不像刺客的刺客。
组织的名字叫虚空,老大李轩是个炼毒的好手,于是他的武器上沾满各种剧毒,除了李轩没人敢碰,毒太多种,分不清。算作二人独有的默契吧!

行动向来一起的,想象点比喻,一个杀人一个放火。

当然也是拿钱办事儿,可倒也不是为钱而奴的人,来的人脾性差了,或说戳着哪个点了,一律送客不谢。这态度当然也遭人嫌呀!被拒之门外的客人一刻不停的瞎嚷嚷,说什么你们虚空别不识好歹,让你们来做这事儿是你们的荣幸,今个儿不待见,小心日后没得好果子吃!瞧吧,就这性子,活该被撵出去。

于是二人互换一个眼神,这次该你去了!
门外的倒霉蛋儿遇上了吴羽策还好,这样硬朗一个人,向来不屑与仗势而恶的人打交道,直接伸出一只脚来就踩上那人不死心踏回来的脚背上,直踩得人赶紧伸回去,然后清清冷冷的开口,单子不接,出去,不送。
碰着李轩才是彻底倒霉了,别看这人对自家人亲亲热热的大哥样,遇上了这类蛮不讲理的家伙是向来不留情,一边让兄弟把人摁地上动弹不得,一边慢悠悠在一旁一字排开各色瓶瓶罐罐,再笑眯眯的朝着人笑着开口,唉,我最近又刚研制了好几个新品种,刚好还没试过呢!给你走个后面怎么样?提前试试!谁不知道虚空老大是用毒的好手,这话一出地上的人愣是挣脱了几个兄弟的桎梏赶紧往外跑了。
哎,瞧这胆儿小的,我这里面装的是糖哎。李轩拍拍腿起身,随手拿起一个小瓶往嘴里倒了几颗出来嘎嘣嘎嘣,一边嘎嘣一边扔了瓶给一边的吴羽策,开口问他,这次怎么样?

有进步,比上次快一些。吴羽策接了糖回他。

嗨,没办法,李轩这种赶人方法,凌虐式,爽是爽,就是慢,吴羽策嫌弃,李轩不服,说下次一定更快,让他记时间。

明明就是给他没事找事来了,还不如自己去呢,吴羽策心想。

[喻黄]耳钉

“少天你好好休息一下,今晚的通告得打足精神才行,这档综艺节目最近热度高,如果……”

经纪人老谢一刻不停的在黄少天耳边说着晚上行程的重要性,明明说好的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这个样子根本是想让他不得安生!黄少天眉梢嘴角都撇下来,翻了个身埋进沙发里对着经纪人狠劲儿挥了两下手:“好的好的我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老谢你好烦啊啊啊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啊去去去你赶紧干自己的事去——”

老谢嘴里笑骂他两句没大没小然后收拾了东西出了房间。黄少天听到关门声后一个翻身脚一翘搭上了沙发背,整个没正形儿的横躺在沙发上,还晃了晃脚。

“所以说根本睡不着啊——”黄少天嘴唇一抿闷闷的开口自言自语了一句,伸手在旁边桌上的包里掏了两下终于掏出个东西来握紧了然后换了换姿势闭了眼。



“少天,起来了,快点化妆换衣服,一会儿还要先见合作人。”老谢敲了两下门一边推门而入一边对黄少天说着接下来的行动,黄少天本就睡得浅,在他敲门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人还有点迷迷糊糊的,腾的从沙发上弹起来抬手揉揉发酸的脖子就往化妆间去了,出门前才像是刚刚清醒似的回头问了一句:“合作人?谁啊?”

“你之前电视剧里合作过那个,喻文州。”

“喔。”



喻文州啊。

黄少天又捏紧了几分手中的物什,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捣鼓,最后在化妆师帮自己挑选耳钉的时候出声拒绝了,然后将手里一直握着的东西拿出来给对方看了看、

“喔!?黄少你这个耳钉很好看哎!就用这个吧!嗨呀早拿出来嘛,我还在想今天到底配哪个适合你呢!”

黄少天一边笑着打趣回去一边抬手亲自将耳钉戴了上,熟悉的声音就是这时候从后面传来的。

“少天?好久不见。”

喻文州也是来化妆间化妆,两人本来应该在外面大厅见面的,谁知道赶了巧,提前见上了。黄少天听见这声音还停在耳垂上的手下意识的用力捏了两下这才放下来,扭头对着喻文州哈哈笑两声也说着好久不见啊。

喻文州脸上挂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对黄少天略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后转头对化妆师笑道:“我只是稍微补一下妆,自己来就好。放心吧我自己没有问题的,我和少天还想讨论一下今晚节目的事情,请你先出去一下吧。”语气温润不至于令人讨厌,却又带一丝不容置疑的疏离,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无懈可击的笑容在心里狠狠“切”了两声。



“看来少天是不生气了?”等人走后喻文州还心细的去锁了化妆间的门,而后又折回来坐在了黄少天旁边,目光明目张胆的在黄少天脸上游移两圈,最后停在了他戴在耳垂上的那颗耳钉上。

“看、看什么看!没呢!还气着呢!喻文州你想得美本少谁啊哪有那么快消气啊!!你不请我一顿大餐请我去一次游乐场不请我去看电影还有打游戏……总之不把我伺候好了休想我消气!喔对了以上活动我还要求是包场的!我粉丝可是很多的要是被看见了围住了就不能好好玩了……”黄少天被喻文州看得不自在,嘴巴就开始连珠炮似的说个不停,一开始还带上点赌气成分,最后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谁知道还觉得真的不错,于是越说越多。

“好啊,什么时候有空就去。”喻文州及时开口应了他,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虽说早就习惯了黄少天话多这一点,让他一直这样说下去可不是办法。

“???!好啊好啊我之后去问问老谢什么时候行程比较空!你也记得回去问问啊!最好是能够空下个好几天,我到时候干脆去你家住,哎呀这样一想好棒啊,我还真没怎么认认真真玩过呢!”黄少天越说越开心,眼睛都亮亮的,大有现在就行动的架势,喻文州赶紧伸手按住了他肩头以免他突然就站起来往外跑,可这一手过去就没舍得再收回来。

“所以少天没生气了对吗?”喻文州再次沉声问了过去。放在肩头的手往上几分触碰上黄少天的耳垂,以拇指指腹轻轻抚上那枚小巧的耳钉。

一句话问停了黄少天不停吧啦的嘴,黄少天抿了抿唇抬眼正视喻文州,有点像报复似的作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把喻文州看了个遍,最后扬了扬眉叹了口气朝喻文州伸手,一边嘴里又开始嘟囔起来:“哼哼哼没办法啊谁叫我男朋友这么优秀啊,总有那么多女的想要趁机揩把油啊是不是,我才没那么小气呢,我就是气我不能正大光明宣布你是我的,才让其他人老有些什么想法。想想就来气!”

喻文州看着他腮帮鼓起上下嘴皮子一碰不停嘀嘀咕咕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把放在口袋里的、和黄少天耳垂上戴着的一枚相同款式的耳钉拿了出来放到了黄少天手心,黄少天接了过来麻溜的凑了过去就在他耳边捣鼓起来,喻文州任着他一边捣鼓还一边恶意的揉捏几把自己的耳垂,笑着开了口:“少天这样说我就很委屈了,只是因为不必要的想法把我冷落了好几天呢。”

“才不是不必要的想法,喻文州是我黄少天的,我不想给别人肖想!这么想有错吗有错吗有错吗?”黄少天扯起皮来毫不讲理,靠得近了,呼吸都打在喻文州耳朵边儿,吹得喻文州不住的想,就这样听他说下去也挺好。

“不过这种事情下次还是希望你和我说,就算是烦恼也一起烦恼,少天也很优秀,这方面的烦恼我可能比你还多呢。”

“那我不是怕你说我乱吃飞醋嘛,电视剧里不是都这么演,这种乱吃飞醋的都是前任!”

“可我们不是在演戏啊。”

黄少天的耳朵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一边连忙嚷嚷喻文州不害臊一边赶紧将耳钉给他戴好了然后远离了他几分,结果被喻文州伸手揽住了腰,唇就这么压过来。



其实黄少天还没抱怨完,上次看见那个女明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摔倒在喻文州怀里,喉咙都烧得疼了,喻文州刚送他的情侣耳钉还没来得及让他给自己戴上,就自顾自生起了闷气——那女的最近很出名的样子,像这样的女孩子还有多少呢,盯着喻文州的还有多少呢,越想越闷甚至开始懊恼自己不够优秀,不够厉害,不能对着媒体大声的宣布喻文州是他的。

黄少天内心的小九九一大堆,没想到因为这种情绪竟造成了两人意外的冷战,反应过来的时候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



黄少天眨眨眼愣着任喻文州为所欲为一番,在喻文州意欲离开他唇瓣的瞬间伸手环上了他脖子跟上去再次与他亲吻。

早晚要告诉所有人的,这人是我的,他想。

[王黄]一次买菜

周围一片闹哄哄的,黄少天跟着王杰希后面一刻不停的嘟囔着、

“我说王杰希啊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可以去超市的超市!!哇王杰希你走慢点人好多我好热啊!!喂喂喂王杰希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诸如此类。

王杰希朝后面瞅了他一眼之后决定还是自己走自己的,不打算管后面那个吵吵嚷嚷的家伙,随后被黄少天从后拖住了衣角硬生生拖慢了速度。

“所以我都说让你自己在屋里待着了,非要跟着来。”王杰希被他拖着只得慢慢往前走,在四处搜寻合适的商品的间隙分了个眼神给黄少天。

“我不要啊我一个人待屋里多无聊啊当然要跟你一起出来了啊!!”黄少天理直气壮的回复王杰希,还嫌弃的瘪了瘪嘴:“我怎么知道你会来这种地方啊,好多人好热啊,嗯……味道还特别难闻。”

“省省吧,都给你说了我是来菜市场,不是玩,叫你跟来。”王杰希懒得和他争,因为黄少天大老远跑来B市找他,所以才决定去菜市场买些好点的食材亲自下厨,谁知道黄少天非要和他一起来,现在后悔,还好不讲理怪他了。

啊,那边那块里脊肉不错。王杰希眼尖的瞅见旁边摊位上的商品不错,便转了脚步扯着大型挂件黄少天往那边走。

黄少天就像是什么不可抗吸力,王杰希走得累人却始终没说什么,拖着挂件黄就这样又逛过好几个摊位,这边问问这个价钱多少,那边看看那个肉质好不好。黄少天始终没有撒手,把王杰希的衣摆拽出一圈密密麻麻的小褶子,在路过生鲜的时候终于又开始嚷嚷起来,说什么想要吃虾吃鱼吃扇贝。

“你会撑死的。”王杰希毫不留情的回了他一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一边弯了腰去看面前的龙虾质量如何。黄少天来菜市场是第一次,以前买菜顶多是在超市,也没这样选过小龙虾,只能等着王杰希选好付钱。他从后面歪了头去看王杰希,只看得见小半张侧脸,认认真真的注视面前小龙虾,小龙虾对他挥钳子,他还敛眉瞪回去,这人怎么这么傻啊和小龙虾较劲哈哈哈,黄少天在心里不厚道的笑。许是因为黄少天刚刚无理的要求,王杰希在这个摊位待的时间更久了些,黄少天等得无聊,一边盯着王杰希的后背想像着这人在厨房穿上围裙和小龙虾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一边手上坏心眼的揪着王杰希的衣摆,又给弄出好几个褶子。

——吆喝声就这么从一边传过来。黄少天捣鼓王杰希的衣摆正起劲儿,猛得被身前的人反手伸过来揽住了腰,王杰希手上用力便把黄少天往前一带,使他直接紧贴上自己的背。

车轮子几乎是贴着黄少天撵过去,黄少天在被王杰希背手抱着的同时扭头看那个推着铁质推车走过去的大爷暗叹好险。本想转头对王杰希说谢谢,结果看见王杰希仍然在和店家交流,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似的,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干脆贴着王杰希的背发起了愣。

王杰希的肩宽阔,背部线条流畅一直到腰窝,而腹部伸手摸过去还有紧实的腹肌,让人怀疑他根本不是个打游戏的,黄少天一边想一边又摸了两把,还默默对比了一下是自己的腹肌厉害些还是王杰希的厉害些。

直到王杰希直了直腰微侧头对他道:“黄少天,想摸回去给你摸个够,赶紧起开,你不是热吗?”

王杰希冷漠一杀。

黄少天伸长了手臂越过王杰希的肩膀,然后紧紧缠上他的脖子,用行动表示他还真就这么贴着不下来了,顺便瘪瘪嘴鼓鼓腮帮子学着网络上的词句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对王杰希叽歪:“哇王杰希你个臭男人好过分!!”

王杰希:“……”

[周黄]糖

◎给朋友的迟到的生贺,这篇所有权属于她。 @无冕♛释之临
◎很多设定没有写清楚…之后可能再改改。我现在说生日快乐还来得及吗(被打
◎也刚好借花献佛祝少天生日快乐!
◎我还是很想吐槽把万圣节和糖果屋结合起来是什么鬼想法。略



十月底,黄少天回了一趟蓝雨和昔日的队友挨个打招呼加油鼓劲儿来了一个大套餐,最后回到自己原本的宿舍拿了上赛季轮回来蓝雨客场时送他的一枪穿云玩偶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一边走一边哎呀哎呀的直叹自己粗心大意,这么重要的东西在走的时候居然忘了拿走,飞奔回家就将玩偶往行李箱一塞,然后踏上了去机场的路。



这头周泽楷忙着呢,准确的说是整个轮回都忙着呢。这一赛季结束周泽楷也将宣布退役,过一天就是万圣节,常规赛还没结束,相对的整个战队也都放松许多,轮回队员们便想着办个万圣节party,一群队员更是想尽办法在服装上、甚至是糖果上,试图表达出对队长的强烈不舍。

周泽楷带着耳机不知道在听着什么,一边帮着队友摆弄准备挂在门上的缎带,被一旁的孙翔问了问,也不作回答,兀自将一边耳机取下了递给孙翔示意,孙翔接过去一听,嚯!这一把狗粮洒得好啊!周泽楷是在放一个录播,黄少天退役时的新闻发布会。周泽楷和黄少天在一起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队员除了在最开始惊叹于为什么他们的队长会不可思议的和黄少天在一起这件事外,也没啥别的反应了,在表示祝福的同时还很庆幸他们队长话少,不撒狗粮。对于这一点蓝雨方面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在游戏里听蓝雨队员抱怨了,说什么快把他们家周泽楷快递过去,黄少好烦之类的话,轮回队员笑骂活该,这就是拐走我们联盟第一脸的代价!

周泽楷经常听黄少天退役那一段录播,黄少天并不是一个傻乎乎大咧咧的人,话是多,可这人认认真真的样子也的的确确让人无法招架,他在退役发布会上说“黄少天走了夜雨声烦还在呢!各位游戏里见啊!”的时候眼睛是亮的,镜头拍摄不太清晰,看起来像是哭了,却固执的笑着,让他想起十一赛季的时候他被黄少天堵在选手通道口,那人逆着光把他抵墙边儿,胸膛起伏像是跑了一千米,眼神有点恶狠狠的,盯着他开始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他说“周泽楷你是不是傻啊本少说喜欢你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快点回答我啊我可是偷跑出来的啊一会儿队长发现我赛前还乱跑会死翘翘的啊,你怎么还不说话啊就算是拒绝也吱一声啊!!喂周泽楷!!”到最后是越说越急,语速快得让人无法插嘴,他的眼睛似乎蕴了星辰,亮晶晶的,让人没法招架,周泽楷只得以吻封缄。



黄少天上了飞机之后就开始打瞌睡,他太激动结果没睡好导致了现在的状况,在睡觉前还在心里后悔的嘀咕没把那个玩偶拿出来,不能抱着睡。



“队长,我们准备去买些糖果,你要什么样的?”有队员过来问周泽楷,好像是说万圣节都要找人讨要糖果的嘛,毕竟不是本国的节日,去敲别人门要糖果不太合适,而且他们一个两个都不小了,于是决定自己买。周泽楷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朝队员摇了摇头腼腆的笑笑说:“我也去,少天喜欢的,我清楚些。”

靠,谁说我们队长不撒狗粮的,看看这会心一击。



轮回俱乐部外不远就有糖果专卖店,周泽楷特意带好了帽子围巾还有墨镜才跟着队员一起出去,糖果店装扮得粉粉嫩嫩的特招小女生喜欢,黄少天上次来S市时闹着要去买糖,然后拉着他就往外跑,谁知道店里一群小女生一下子就将他围得水泄不通,拒绝也不是停下来挨个签名拍照也不是,那之后黄少天就一直唠叨他出门一定要把自己裹严实了,多跟着他学学之类的,周泽楷委屈,想说明明是因为他直接把自己拉出去了才没来得及,可周泽楷插不进话,只能点头。最后黄少天看着他委屈的眼神笑着说他傻,然后扬起下巴给了他一个吻。



一觉过去就到了目的地,黄少天下了飞机连电话也没给周泽楷打一个,直接往轮回奔去,到了门口看见轮回大门变样儿,风格诡异,一句吐槽压不住直接出了口——

“我去,轮回这是干啥,什么玄学仪式吗??黑暗魔法??”

“少天?”

黄少天身后传来声响。周泽楷怀抱一大包糖果从外面回来,看着黄少天的眼神惊讶无比,欣喜更甚。

黄少天连忙丢开行李去帮他接怀里那一大包糖果,低头一看发现里面还有一块尺寸略大,四四方方,似乎是巧克力的东西,用透明包装盒装得完美,而上面用果酱画出来的字就完完全全暴露出来——“糖果屋里没有老巫婆,只有一个可爱的周泽楷,少天大大要吃吗?”句末还画了个可爱笑脸。



“???”

“等等等等等等!!!我为什么要吃老巫婆啊!!不对不对,我为什么要吃周泽楷啊!??糖!是吃糖好不好!!”

“我…比糖,好吃。”

“我说周泽楷你还能不能好了跟糖比啊??虽然你是比糖可爱比糖甜……但是问题不是这个啊?!做人哪有这么实诚的说自己好吃这种话啊而且而且你的眼神根本不对有没有!里面写着的明明是我好吃吧?!!过分了啊我跟你说不给我糖吃还想要吃我没门儿啊没门儿我跟你说!!……——”

“嗯。”

“喂喂喂你嗯什么啊嗯没看见我抗议呢!!什么反应啊靠靠靠靠靠靠!!话能不能多一点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

“……吃少天,嗯!”

“……………………靠!!”

恭喜18岁啦!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仅仅只是知道黄少天这个名字,不知道属于这个名字背后的爽朗笑容,不知道这是光,是太阳。

今年是第一次给你过生日呀,恰好遇上了十八岁,算得上是意义重大吧?虽然很想说剑圣大大终于是男子汉了啊!可是仔细一想,你早就是男子汉了,头顶天、脚踏地那种。

我尝试去用华丽的词藻来赞美你,将心中所能想到的一切美好的一股脑儿的塞到你怀里,可偏偏所思所想贫瘠无比,所能想到的不过一缕艳阳,及一方泉水。

所有一切美好的形容词适合你,所有一切美好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你。
你是我的心头爱啊。

再一次的,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