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论断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韩叶]旧时光

那天韩文清下班回到家,发现叶修少见的睡着在沙发上。身上随意的搭了条毛毯,腰背之下压着个抱枕,头倚着沙发背边缘,随时可能掉下去的样子。

韩文清放了手上的东西缓了步子上前去扶正了他的脑袋,又抬手给他把毯子掖好,而后就这么蹲在了旁边,一瞬不瞬的瞧着睡熟的人。



韩文清和叶修在一起是在一个冬天。叶修作为国家队领队的工作在世界联赛的再一次落幕中结束,本来夏天就该回来的,上头一堆人挽留不让走,硬是给拖到了冬天。

叶修回来的前一天韩文清接到了个陌生电话,一开口就说“老韩来接个机呗。”就算被电子处理稍显机械也掩不了熟悉。韩文清估摸着叶修是找张新杰要的号码,一边开口问他时间地点。

“上午九点,B市国际机场。”

“…我记得你是B市人。怎么,还迷路?”

“对啊。”

“胡闹。”

电话那头传来叶修低低的笑声,韩文清一边说着胡闹一边打开电脑开始订机票,然后当天就到了B市,在离机场不远的酒店随便开了个房间度过了一晚。那晚韩文清半夜才睡着,这对于一向作息规律的他来说实属罕见。韩文清没告诉叶修这件事儿,不就来接个机嘛,居然失眠,丢人。韩文清想。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裹上大衣就出了酒店,大冬天的着实冷,韩文清感受到了来自天气的深深恶意,一边捂手哈气一边后悔走之前没有多裹条围巾。九点过十几分的时候叶修才终于出现了,穿着件薄大衣,加条围巾把脸裹得只剩下一半,几步在韩文清面前站定。

“迟到了。”韩文清盯了他好久,自叶修去国家队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尽管有联系,网络始终不如这样面对面来得真切。可是盯了这么久,韩文清还是没说出什么“好久不见”的话来。

“都说了会迷路。我还以为你会在里面等我,没想到你在这外边吹冷风。”叶修一边说一边伸手扯下自己的围巾然后往韩文清脖子上套,动作不甚粗鲁,边套边调侃,“嗨,老韩你傻吧,就这样跑来也不怕冻死。”

韩文清眸光微微一暗,想要抬手阻止叶修的手在半空中停顿,转向指了指叶修的薄大衣,问,“你不冷?”

“冷啊。”叶修继续手上的动作,看见韩文清的脸黑了一半又张口加了句,“但是比你好多了。”

韩文清没话说了。任由叶修帮他围围巾的动作过于亲昵,让他一时不知道开口说什么。等到叶修收回了手,他才问,“找我来,什么事?”声音埋在了围巾里,很小,但足够叶修听见。

“让你接机啊。”

“……”

“哎别黑脸啊,多吓人。我这不还没说完嘛。”

叶修不甚在意韩文清的大黑脸,从怀里掏了烟盒和打火机,一边抽烟点火一边开了口,声音有点沙哑,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常年抽烟的缘故,“你看你这大老远的过来多不容易,要不咱俩试试在一起吧。”叶修说。

韩文清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嗡”的一下子炸裂了开来,视线也随着一阵恍惚,半响周围的一切才重新变得清晰。他看见叶修低着头点燃了烟抽上,刘海遮住了半边脸,看不见情绪。韩文清想对叶修说你这句话逻辑不对,想对叶修说我们都是男人,可这些话散在脑子里,就是连不起来。

该说点什么,韩文清想。因为他想叶修抬头看看他,他想知道此时,叶修的眼里映出来的是不是自己。

“叶修,你是男人。”

[你是男人。]韩文清这话说得巧,因为你是男人,所以你不应该这样的,即使我愿意。叶修闻言猛的抬起头来,聪明如他又怎会听不懂这话中话,他的瞳孔收缩,微微的颤抖起来,喉间猛的灌进一口烟。

“是啊,你不也是。”

叶修被呛得眼角泛红仍固执的故作轻松。

“好。”

这一次韩文清回答得干脆利落,掷地有声。叶修终于舒出胸口那团浊气,缓了缓笑起来,“紧张得我烟都差点没点着呢。”

“丢人。”韩文清回他。

只有叶修自己知道,在希冀中把晦涩情感都铺开之后的等待有多痛苦,他那双打游戏稳稳当当的手,是真的抖得不成样子。

后来叶修半开玩笑的对韩文清提起过这件事,他说他当时不是迷路而迟到的,他躲到厕所去猛抽了两根烟给自己“壮胆”。



靠在沙发上的叶修动了动,头往韩文清蹲着的这边偏过来,眉头微微皱起,大概是睡得并不舒坦。韩文清半蹲半跪着往前倾了倾身子,抬手落在叶修的眉心小心翼翼的揉起来,直到叶修的眉头再次舒展才停下。



在韩文清的记忆中叶修是极少皱眉的。五根手指数过来还有剩的那种。

第一次是在叶家,叶修带韩文清见家长时。那时他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多,商讨过后决定去双方家长,然而叶修在面对父母时并不像韩文清那样顺从而强势,在韩家时韩文清一直待在叶修旁边,容不得有人嘴碎,韩父韩母似乎也早就明了,没什么太大反应,可换了叶家情况就大相径庭了。叶父叶母都是极传统的人,叶父又尤为严厉,得知自己的儿子对象是个男人,哪稳得住。二老一刻不停在叶修耳边又是骂又是教育,叶修一边听着一边握紧了韩文清的手,韩文清看见叶修皱了眉。最后叶修也只是和父母简短道歉作别便和韩文清出了门,将一切絮叨关在了门内。叶修并不是个强势的人,那就做到强硬吧。之后韩文清以吻封缄,堵了叶修想要说出口的“抱歉”。

“过段时间再来。”韩文清说。

除此之外还有一次,是在H市。那时两人已过了父母大关,开始了两个人的生活。最终两人决定搬到H市定居,这座城市有两人都有的熟悉,有两人最初的回忆。当然当时做此决定的时候才没有这么煽情的理由,叶修怎么可能离开荣耀呢,所以他重又回到了兴欣,做队内指导,抢老魏饭碗。他还开玩笑说韩文清可以去做网吧看场子的,往门口一坐保证没人敢来闹事儿。韩文清不理他的垃圾话,他辞了霸图的工作开始在一家公司上班,电竞的世界其实很小,他已经在里面待了十几年了,该退出来让年轻人了。不过有叶修在,韩文清的生活是少不了荣耀的。

刚去H市那次,叶修把韩文清打扮得活像个黑社会头头,大墨镜加大口罩,还硬要把背后的兜帽也给他兜上,一边捣鼓一边说,“H市可是我们兴欣嘉世的主场,你一霸图人过去还不得被围死。”

“这都得怪谁?”韩文清无奈反问,结果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回他,“反正不是我。”

谁知道等两人到了H市后,被围的不是韩文清而是叶修,叶修压根儿没有自觉自己早已出了名。粉丝的热情不容小觑,韩文清眨眼就被推离,站在了以叶修为圆心的圈外。等他拨开人群踏进圈中时,看见的就是叶修唇微抿,眉微皱的模样。韩文清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下,他抬手摘了墨镜取了口罩然后上前几步对叶修伸出了手,“走了。”他说。

周围因为韩文清的亮相更为哗然,“翁嗡嗡”吵得叶修直头疼,韩文清的声音就这样闯进他的脑海,[走了,跟着他就好,走了。]叶修下意识的抬手与韩文清十指交握。

后来两人同框上了H市电竞报刊头版头条,引来一阵喧嚣,网上众多“叶粉”“韩粉”议论纷纷,韩文清和叶修当下饭菜似的浏览而过,叶修还时不时感叹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这些小姑娘的老公。

大概是因为叶修这句话,韩文清在一周后带回来了一个黑色的精致小盒,直截了当的打开了然后将里面的对戒往叶修和自己手指上套,什么话也没说。叶修起初有些怔愣,随后便笑起来,说“老韩你真是不浪漫,怎么也该加句‘我爱你’吧。”

韩文清抬头直直的望进叶修的眼里,表情难得柔和语气认真更甚、

“我爱你。”

“我也是。”



脚有点麻了,韩文清连忙站起来,又弯腰将叶修抱起来往卧室走,步子放得很缓,不知道是因为脚麻还是怕吵醒叶修。等到把人放上了床,脖子却被人揽了住,耳边传来叶修故作失望的调侃,“啧啧,真是没情调,盯着人看那么久都没给亲一个。”

“吵醒你了?”

“目光太热烈,热醒我了呗。”

“尽瞎扯。”

语毕韩文清也翻身上了床,非常有“情调”的把叶修折腾了个遍。







“昨晚出去做贼了?在沙发上也能睡着。”

“通宵游戏了。”

系统提示:玩家韩文清眉毛跳了两跳顺脚将玩家叶修踹下了床。

“靠。韩文清你个拔[哔—]无情的男人。”

“半夜爬起来游戏,找踹。”

评论(3)

热度(131)